剧本杀盛夏的光年(光年之外剧本杀答案)

盛夏光年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电影描述的视角和对象都不明确,希望能反应出三个人各自的内心世界,而实际上,这造成了中心的模糊。两男一女的模式,在众多的涉及同性恋的故事中出现过。在《盛夏光年》这部电影里,两个男生之间的力场是一种主动占有欲和被动占有欲的

盛夏光年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

电影描述的视角和对象都不明确,希望能反应出三个人各自的内心世界,而实际上,这造成了中心的模糊。两男一女的模式,在众多的涉及同性恋的故事中出现过。在《盛夏光年》这部电影里,两个男生之间的力场是一种主动占有欲和被动占有欲的对抗。电影中,余守恒的占有欲表现得很明显。出于对寂寞的恐惧,他从尽量引起别人的注意发展到要使自己尽可能的去占有身边的情感,以致于忽略了对这些情感的区分。而实际中,人根本就不可能如此纯粹。特别是电影中,余守恒的台词苍白而肤浅,根本不足以表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的深度。也就是说,我作为一个观众,虽然承认自己容易被光影和音乐所感动,却更清楚自己并没有真正进入这个故事里。

至于康正行这个角色,其内心的情感结构实际上要比余守恒复杂得多,但影片中却没有发展出足够的空间去表现这种九曲十八弯的心路历程。对于这个问题,该影片剧本的责任绝对是大于演员的责任的。康正行在影片中总是表现得十分被动,却又相当易于被说服。究其原因,当然是因为本来在他的心底,“我愿意”的情景早就时常地排练和上演,但是出于天生的一种自我保护,自然就对外界表现出一副“欲拒还迎”的真诚和令人讨厌的嘴脸来。再深入一点,康正行害怕面对那仅有的一点点希望之光也即将熄灭的事实,可能已经在折磨自己中享受着这稍纵即逝的平衡状态,尽管他自己也未必意识得到。本质上,他也在渴望获得,这也是一种占有欲。不同的是,这种在各种因素影响下早已变得相当复杂的占有欲比起余守恒那种较为单纯的占有欲,对个人更具有不可抗力,而且其反映在个人身上的行为和心理,也理所当然地变得更难理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类角色普遍更具有悲剧性。但是以上这些是我对电影和角色的过度猜测理解,而且相信一般喜欢如此这般自寻烦恼的观众并不太多。也就是说,电影本身的表达做得并不够——在对康正行这一角色的挖掘上,深度和维度都不够。

不过说回来,要明白地表现出这个角色的心理,实在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我不想去质疑年轻的导演是否曾经有过类似的心理体验和有对这种体验的足够的理解力,但是就我看到的结果来说,对一个青少年时期的同性恋的内心表达是不理想的。

至于慧嘉,真的应该回家了。。。。。。。感觉这个角色完全就是为了满足电影故事结构功能上的需要,而在情感上,几乎是完全没有散发出一点的能量。也难怪结尾时她会哭得如此委屈,就是因为在没有厚度的剧本里憋得太难受了呵呵呵呵呵。

好了,说得我好像很赞赏这部电影一样。要不然就是我在这帮了电影个的大忙。这是违背我得初衷的。但是,电影在情节和情感上的硬伤都太明显了,以至于我有些不太想再大书特书。比如,故事背景很做作,刻意去修饰回忆没有必要,因为能引起共鸣的是回忆本身,人为的修饰弄不好很容易倒胃口。导演对镜头和剪接的运用也存在斧凿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拍MTV拍习惯了。而伤得最硬之处——床戏。三场床戏(正行和慧嘉在台北开放却没有开始便结束的那一场也算进去)的出现都显得突兀,剧情得的前因后果很牵强,或者说简直是交待不过去的。

在网上看到一段别人的影评,觉得写得很到位,放在结尾来给自己偷懒: 看了破报的专访,我才发现陈导演只是在消费我们对於青春的回忆,不禁让人感叹这样的题材选择是否纯粹只是他哗众取宠的手段,而我们被撩拨的伤感与遗憾,或许不是他想传达的。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认真揣摩过几个主角的心情。然而我们在看完电影后的错愕,到后来发酵的惆怅与胸闷却是实实在在,演员的表演和故事本身的引力,却在导演功力未逮下,未能在散场时马上引爆、只能靠我们的心自己补足厚度,虽然很难不让人做如此联想,但历练不足似乎让导演在内心和悟性上的发挥显得吃力。掌舵的人却不知道方向,一艘满载青春情感的船终究是迷航了

《盛夏光年》的疑惑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awed.com/14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