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2剧本杀(九霄剧本杀阎王)

急急急/请看下面谁有范进中举话剧版剧本啊!急求!课本剧范进中举(范进放学回家,母亲、妻子正欢喜做饭)(胡屠户提着一副猪大肠和一瓶酒上场)胡屠户:真倒霉,把女儿嫁给你这没有意思的男人,害苦了我,如今不知我积了甚麽德,让你沾了我的光中了相公,我所以带酒来祝贺你。(范进连连答应)胡屠户:你既中了相公,凡事要讲个规矩。比如我这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又是你的长辈,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

急急急/请看下面

谁有范进中举话剧版剧本啊!急求!

课本剧 范进中举 (范进放学回家,母亲、妻子正欢喜做饭) (胡屠户提着一副猪大肠和一瓶酒上场) 胡屠户:真倒霉,把女儿嫁给你这没有意思的男人,害苦了我,如今不知我积了甚麽德,让你沾了我的光中了相公,我所以带酒来祝贺你。 (范进连连答应) 胡屠户:你既中了相公,凡事要讲个规矩。比如我这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又是你的长辈,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家门口的这些种田的、扒粪的,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楫,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学校的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憨头憨脑的,这些话我不得不教你,免得惹人笑话。 范进:岳父指教极是。 胡屠户:亲家母。 母亲:干什么? 胡屠户:你也过来坐着吃饭啊,老人家每日小菜饭,真难过。我女儿也过来吃点,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十几年,不知猪油你可曾吃过两三回哩。 妻子:爸,人家要减肥嘛。 胡屠户:去,一边儿玩儿去。 范进:岳父大人,您能否借我些银两,我上京考试没钱赶车了。 胡屠户 :呸!你脑子进水吧!你觉得自己中了一个相公,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我听人说,就是中相公时,也不是你的文章,还是宗师看你太老,给我一个面子,施舍给你的。如今痴心就想中举人老爷,这些中老爷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范进从口袋里掏出文曲星CC300,瞪眼看)他们一个个方面大耳,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死了这条心,明年在我们行里替你寻一个教书的差事,每年挣几两银子,养活你那老不死的老娘和你老婆是正经。你向我借钱,我一天杀一个猪还挣不到钱把银子,都把给你丢到水里,叫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啊! 范进:(背着胡屠户)宗师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场外的举人,如不进去考他一考,叫我如何甘心? 旁白:于是范进瞒着丈人打着飞的到城里应试。 场景二: 旁白:三天后,范进回来了。 (范母和范妻坐在桌旁,范妻用一把小刀小心翼翼地割着一颗胡豆,范母瞪着眼睛凑的很近,仔细看着) 范妻:今天的主食就是这了,您凑合着吃吧!您多吃点儿,要吃好啊! (范母小心的捧起豆子,正准备往嘴里送,却掉在了地上。突然,范进家里的鸡抢先一步,一口啄下) 范母:(有气无力)你这只臭鸡,敢抢我的 FOOD,我和你拼了。(追鸡,鸡跑) (范进上场,范母停下) 范母:我的儿啊,你这几天跑到哪儿去了?电话都给你打烂了。 范妻:我们几天都没开锅了,你把这只鸡拿去换点米吧。(捉鸡) (范进点头,抓着鸡下场) 旁白:于是,范进提着鸡来到集市上。 鸡:喔–喔–喔—- 范进:卖鸡了,又大又肥的转基因鸡。 邻居甲:(上场)范进。 范进:哎,是华华啊。你要买鸡吗?我这鸡可是纯天然食品,高蛋白,低脂肪,绝对不含防腐剂。 邻居甲:(把鸡提开)你已经用不着卖鸡了。 范进:(上前争鸡)你怎么抢我的鸡啊,把鸡还给我! 邻居甲:你赶快回去吧,你家里出了大事了。 旁白:范进和邻居匆匆赶了回去。 报录人甲:(上场)好了,新贵人回来了。 范进:什么新贵人? 报录人乙:恭喜您考试高中了。 范进:你们以为代包不犯法啊! 报录人甲:我们哪儿敢啊,老爷请看。(打开榜文) 范进:(自言自语)第79届广东乡试成绩排名表,第一名,宙斯;第二名,熊;….;第七名,范进。啊!是我!(拍手)范进。噫!我中了!(往后一倒,不省人事) 范母: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快拿开水来。 (报录人甲递开水,范母慌忙将几口开水灌了进去) 范进:(爬起来,又拍手大笑)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 众人(吓了一跳,大眼望小眼):原来新贵人欢喜疯了。 范母(哭):怎么这样命苦啊!中了一个什么举人,就得了这个倒霉的病! 范妻:哎!(望着范进远去的背影,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等待一生不开启的门,善变的眼神,紧闭的双唇,何必再去苦苦强求,苦苦追问!(说)该怎么办啊! 报录人甲:在下倒有一个good idea,不知行不行? 众人:说。 报录甲:据8位博士,12位硕士,100位科学家深入调查研究,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老爷喜过了头,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叫他怕的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的,你并不曾中举。’他吃这一惊吓,把痰吐了出来,自然就搞定了。 众人(拍手):这个主意好得很,妙得很!范老爷最怕的,莫过于卖肉的胡老爹。好了!快找胡老爹! 旁白:于是众人拨通了胡屠户的手机。 范妻:喂,是阿爹吗?快点过来一下行吗?有急事。 胡屠户:什么事?这么急? 范妻:过来再说嘛! 胡屠户:好,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胡屠户上场) 范妻:爹的,我老公中了举人,却高兴得发了疯,需要您老给他一嘴巴。 胡屠户:(为难)这小子竟然中了举,,既然他如今做了老爷,就是天上的星宿。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我听斋公们说打了天上的星宿,阎王爷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发在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我不敢做这样的事! 邻居乙:算了吧!胡老爹,你每日杀猪的生意,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阎王也不知叫判官在簿子上记下了你几千条铁棍;就是再加上这一百棍,也没什麽要紧?只怕把铁棍子打完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还不如你救好了女婿的病,阎王论功,把你从十八层地狱提到第十七层来,岂不更好。 报录人乙:不要只管讲笑话。胡老爹,这个事还必须你这样办。 胡屠户:好,拿酒来。(连喝两碗酒,卷一卷衣袖,拿出平日凶恶的样子) 范母:亲家,你只可吓他一下,不要把他打伤了。 旁白:于是众人来到街市上寻找范进。 场景三: 范进:(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跑掉了一只,拍着手掌)中了!中了! 胡屠户:(凶神似的)该死的畜生!你中了什么?中彩票也要上税的!(打了范进一个嘴巴,手颤抖) 范进:(昏倒在地) 众人:(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 范进:(渐渐喘息过来,眼睛亮了,不疯了) 众人:(扶他坐起) 胡屠户:(站在一边,举着那只隐隐作疼的手,心里懊悔)果然天上的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 范进:(看众人)我怎么坐在这里?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同梦里一般。 众邻居:老爷,恭喜高中了。 范进:是的,我也记得自己是中的第七名,宙斯第一。 胡屠户:(上前)贤婿老爷,方才不是我敢大胆,都是导演让我做的。 邻居甲:胡老爹刚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一会儿,范老爷洗脸,还要洗下半盆猪油来! 邻居乙:胡老爹,你这手明日杀不得猪了。 胡屠户:我那里还杀猪!有我这贤婿,还怕后半生靠不着吗?(表情夸张)我常说我的这个贤婿,才学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张府,周府那些老爷也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你们不知道,说句不怕你们见怪的话,我这双眼睛是认得人的。想当初,我小女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多少有钱的富户要和我结亲,我自己觉得女儿有福气相,终究要嫁给老爷,今日果然不错!(哈哈大笑,高声)老爷回府了。 场景四: 旁白:过了几天,张乡绅从网上得知范进中了举,特来和范进第一次亲密接触。 (张乡绅和乡绅随从上场) 张乡绅:同是家乡人,一向有失亲近。 范进:晚生久仰老先生,只是无缘,不曾拜会。 张乡绅:刚才看见排名表,才得知我和你是兄弟世交。 张乡绅:(眼睛四处望了一望)世先生果然清贫。(从随从手中拿过一封银子)小弟无以为敬,献上贺礼五十两,请先生收下。这茅屋实在住不得,如今的豆腐渣工程到处都是,小弟有空房一所,就在东门大街上,三室三厅,虽不宽敞,倒还干净,就送与世先生,搬到那里去住早晚也好请教。 范进:晚生怎好意思让张大人破费? 张乡绅: (急了) 你我世交,就如至亲骨肉一般,你若推辞就见外了。 范进:那就谢了,(银子收下,作揖谢了)张大人走好。(把张乡绅送出门,上了轿) 范进:(拿了银子交给胡屠户)方才费老爹的心,这六两多银子,老爹拿去吧。 胡屠户:(为难)我本是要恭贺你的,怎么好又拿你的银子?(把银子抢过去)也罢,你而今结交了这个张老爷,何愁没银子用?他家里的银子,说起来比比尔盖茨家的还多些哩!他家是我买肉的大主户,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银子何足为奇!(转回头,望着女儿)我早上拿钱来贺礼,你那得了疯牛病的哥哥还不肯,我说:‘姑老爷今非昔比,总会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给他用,只怕姑老爷还不稀罕。’今日果不其然。来–来–来–。(所有演员上场)大家摆个POSE,合个影庆祝一下。(所有演员站好) 众人:1,2,3,茄子。 (所有演员谢幕) (剧终)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awed.com/15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