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6人本千佛梦(剧本杀千佛梦好玩吗)

枫岫主人最后见湘灵的台词枫岫:咳咳……咳咳……啊……(嘴角流下一口血,湘灵来到,伸手顺了顺枫岫的背,枫岫吐了一口血染红湘灵的手)枫岫:湘灵,戟武王何时迎娶?湘灵:明日。枫岫:那很好,你可以回家了。(湘灵落泪)枫岫:嗯?湘灵:我不想离开你,我知道你不爱听这样的话,我也不会真的这么做,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湘灵以手巾擦拭枫岫嘴边)枫岫:唉……(湘灵提起枫岫左手)湘灵

枫岫主人最后见湘灵的台词

枫岫:咳咳……咳咳……啊……(嘴角流下一口血,湘灵来到,伸手顺了顺枫岫的背,枫岫吐了一口血 染红湘灵的手) 枫岫:湘灵,戟武王何时迎娶? 湘灵:明日。 枫岫:那很好,你可以回家了。(湘灵落泪) 枫岫:嗯? 湘灵:我不想离开你,我知道你不爱听这样的话,我也不会真的这么做,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湘灵以手巾擦拭枫岫嘴边) 枫岫:唉……(湘灵提起枫岫左手) 湘灵:也许一开始,我对你只是盲目的迷恋,但后来,我了解你的理想,也尽力向这个方向迈进,希望总有一天,能独当一面,(枫岫的右手颤抖,欲举却无力),就算不再成为你的后盾,(枫岫的头慢慢转向湘灵),至少不再让你担心,惟有这样,我才有与你并肩同行的资格。(虽然眼已失明,枫岫倾听时,唇微启,貌似欲言又止)。 湘灵:要你爱上我本是奢求,我的愿望,就只有永远陪伴你而已……不管生死,就是陪你……(枫岫再次努力想举起右手但是失败。) 枫岫:其实在我心里,早已为你留一个位置,无奈生逢乱世……唉……(湘灵将枫岫右手提起。) 湘灵:我后来才明白,原来你一直在等我,虽然不是现在,但总有一天会我会成长,所以……是不是请你能继续等下去,不要死,也不要离开我……呜……(湘灵落泪,握紧了枫岫的手,激动与悲恸交加的睡著了) 旁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满怀愁绪,尽化作无言叹息……(枫岫轻轻想去吻湘灵的额,这时,寒烟翠进来了) 寒烟翠:嗯? 枫岫:她入睡了…… 寒烟翠:在佛狱里,湘灵一直未能好好休息,她才能如此安心。 枫岫:对了,我要恭喜你。 寒烟翠:我将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有何可喜? 枫岫:你若支持佛狱的利益,能深入杀戮碎岛核心,便是一喜;若否,能脱离佛狱牢笼,也是一喜;更何况,日后你与湘灵能永远相伴,因何不喜? 寒烟翠:多谢你的安慰。 枫岫:我最不愿见到的,是四骐界发生内战,将来如果你有能力,希望能尽力阻止……戟武王善战却不好战,佛狱才是挑动纷争的主因,而变数,可能在慈光之塔…… 寒烟翠:嗯? 枫岫:不可轻信慈光之塔,至于佛狱那个禁忌的名字——(寒烟翠急切打断) 寒烟翠:提起他做什么? 枫岫:如果你现在就这么惧怕,万一有一天他再度现世,你又要如何面对他? 寒烟翠:此话何意? 枫岫:万物事有消长,佛狱也不例外,我有一言奉劝,你斟酌听吧…… (枫岫对寒烟翠一番言辞嘱咐) 寒烟翠:恩,我会记住你所讲的话。 枫岫:此地阴寒,你把湘灵带离吧…… 寒烟翠:难得她有这么幸福的时候,我怎忍心破坏……告辞了…… (寒烟翠落泪离开)(枫岫对著应该是睡著了的湘灵诉说祝福。) 枫岫独白:在未来的某一日,你会遇上一个人,你与他相谈甚欢,互诉衷肠,你会将伤心的往事,放在心里最深处,再用最开阔的心胸,去接纳新的生活,我希望你过得比现在还快乐……湘灵,祝你有一个好梦…… (枫岫再次轻吻了湘灵的额头。) (枫岫的手抖了抖,湘灵流下泪。) (枫岫向后一靠,谁说男儿无泪,英雄也有断肠时,一滴热泪滴落在湘灵脸上。) (枫岫叹了一声,衣领已湿,泪滴滴落在染血的衣袍。) (湘灵脸上,两人的泪水交织。) (枫岫的手动了几下,想紧抓住什麼,却已无力。) (无情的命运在相互依偎、颈项摩娑之际,宣判。)

枫岫主人最后见湘灵的台词

枫岫:咳咳……咳咳……啊……(嘴角流下一口血,湘灵来到,伸手顺了顺枫岫的背,枫岫吐了一口血 染红湘灵的手) 枫岫:湘灵,戟武王何时迎娶? 湘灵:明日。 枫岫:那很好,你可以回家了。(湘灵落泪) 枫岫:嗯? 湘灵:我不想离开你,我知道你不爱听这样的话,我也不会真的这么做,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湘灵以手巾擦拭枫岫嘴边) 枫岫:唉……(湘灵提起枫岫左手) 湘灵:也许一开始,我对你只是盲目的迷恋,但后来,我了解你的理想,也尽力向这个方向迈进,希望总有一天,能独当一面,(枫岫的右手颤抖,欲举却无力),就算不再成为你的后盾,(枫岫的头慢慢转向湘灵),至少不再让你担心,惟有这样,我才有与你并肩同行的资格。(虽然眼已失明,枫岫倾听时,唇微启,貌似欲言又止)。 湘灵:要你爱上我本是奢求,我的愿望,就只有永远陪伴你而已……不管生死,就是陪你……(枫岫再次努力想举起右手但是失败。) 枫岫:其实在我心里,早已为你留一个位置,无奈生逢乱世……唉……(湘灵将枫岫右手提起。) 湘灵:我后来才明白,原来你一直在等我,虽然不是现在,但总有一天会我会成长,所以……是不是请你能继续等下去,不要死,也不要离开我……呜……(湘灵落泪,握紧了枫岫的手,激动与悲恸交加的睡著了) 旁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满怀愁绪,尽化作无言叹息……(枫岫轻轻想去吻湘灵的额,这时,寒烟翠进来了) 寒烟翠:嗯? 枫岫:她入睡了…… 寒烟翠:在佛狱里,湘灵一直未能好好休息,她才能如此安心。 枫岫:对了,我要恭喜你。 寒烟翠:我将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有何可喜? 枫岫:你若支持佛狱的利益,能深入杀戮碎岛核心,便是一喜;若否,能脱离佛狱牢笼,也是一喜;更何况,日后你与湘灵能永远相伴,因何不喜? 寒烟翠:多谢你的安慰。 枫岫:我最不愿见到的,是四骐界发生内战,将来如果你有能力,希望能尽力阻止……戟武王善战却不好战,佛狱才是挑动纷争的主因,而变数,可能在慈光之塔…… 寒烟翠:嗯? 枫岫:不可轻信慈光之塔,至于佛狱那个禁忌的名字——(寒烟翠急切打断) 寒烟翠:提起他做什么? 枫岫:如果你现在就这么惧怕,万一有一天他再度现世,你又要如何面对他? 寒烟翠:此话何意? 枫岫:万物事有消长,佛狱也不例外,我有一言奉劝,你斟酌听吧…… (枫岫对寒烟翠一番言辞嘱咐) 寒烟翠:恩,我会记住你所讲的话。 枫岫:此地阴寒,你把湘灵带离吧…… 寒烟翠:难得她有这么幸福的时候,我怎忍心破坏……告辞了…… (寒烟翠落泪离开)(枫岫对著应该是睡著了的湘灵诉说祝福。) 枫岫独白:在未来的某一日,你会遇上一个人,你与他相谈甚欢,互诉衷肠,你会将伤心的往事,放在心里最深处,再用最开阔的心胸,去接纳新的生活,我希望你过得比现在还快乐……湘灵,祝你有一个好梦…… (枫岫再次轻吻了湘灵的额头。) (枫岫的手抖了抖,湘灵流下泪。) (枫岫向后一靠,谁说男儿无泪,英雄也有断肠时,一滴热泪滴落在湘灵脸上。) (枫岫叹了一声,衣领已湿,泪滴滴落在染血的衣袍。) (湘灵脸上,两人的泪水交织。) (枫岫的手动了几下,想紧抓住什麼,却已无力。) (无情的命运在相互依偎、颈项摩娑之际,宣判。)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awed.com/15441.html